思考或反省

我定義人生的意義是我主觀賦予價值的一個命題判斷,主觀賦予價值的命題判斷不會有客觀普遍性可言。

為什麼要否定掉客觀性,因為意義的根本形式是:”我想…”、”我覺得…”,都是以我為主體,那就只有主觀層面了。

然後就要否定掉我這篇文章的客觀性,我只說我認為我是對的東西,但全部都是主觀沒有一點客觀在裡面。

首先基於宇宙論,「我」是一個不可知的現象,但主觀上我被理性證明存在。然後「我」認為我有一個人生,所以這個人生渴望有意義。

我不知道未來我會不會消失,這經驗上不可知,我也不知道未來我會不會死,因為死只是歸納法統計的結果,我不信賴歸納法。

我更不知道假如我死後我會不會消失,因為我沒死過,不要激動冒險嘗試這種實驗比較好。

想找一個不變的意義是不可能的,因為我的意識隨時都在改動,賦予的價值隨時會變動,想找一個永恆的意義,等真的永恆了就知道了。

我們必須肯定人生是有其意義可賦予,但須對意義是否需要普遍性、不變性或永恆性畫上問號,何必為難自己呢?

每個人有自己信念集合裡面在意的、不在意的,在意的就會賦予意義,不在意的某些程度也會賦予沒意義的意義。

也就是不會有人可以指出怎樣的價值判斷命題是絕對的人生意義(包含我),他只能說是他自己主觀認定最重要的意義。

我的意義賦予的框架也只是我主觀概念結構組成的認知而已,也許有人認為意義不是賦予的,悉聽尊便。

人生的意義有很多,多細微的事都是意義,只要以追求幸福為目的繼續下去的都稱得上人生的意義。

小到我現在吃冰炫風感到很滿足也是一種意義,大到我想要為愛不顧性命也是意義。

幸福又什麼?這又不可知了,我假設那是一個我的狀態,在那狀態我會感覺很好,感覺很好總不用定義了吧!

最終還有一個人生意義就是怕死,怕死也是生物很重要的生存意義,少了這個生存意義地球要滅絕了吧!

然後探討價值判斷命題本身的意義本身是沒有這個需要性的,因為恐怕也探討不到什麼,但如果有人的人生意義是以這個為樂就盡情地去想吧!

後設意義我認為是一個不存在的命題,後設意義就是意義背後的意義,只要主觀認為他不存在,說服的了自己,它就不存在了,不管別人說什麼,它都不存在了,因為是主觀。

這邊定義一下命題,命題英文應該要用(Statement)會比較好。大概類似命題邏輯的命題一樣,但我查找網路資源定義詳細的很少,我在這裡也不太想要針對命題大作定義,就姑且當作有真假值的語句就好了。

當然看不順眼的可以說我這篇在鬼扯,反正我就說是我主觀發現的主觀規則了,別的主觀個體的批判不是很重要,比較重要的是往後我自已主觀個體的規則改變的時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