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理學

主要是針對我寫的奇幻後宮類心靈成長型輕小說「花朵與自我滿足的罪惡」一系列,我決定將這個論證寫仔細一點。

這個論證主要取材自Pojman寫的Ethics: Discovering Right and Wrong一書。

主要內容是在描述兩個人的對話,我Review成我的版本

假如有一隻狗,在火車軌道上動不了,眼看就要被輾爆,但你在旁邊有足夠的時間去救牠,救牠這個行為能稱為完全利他的行為嗎?

基本上如果堅持自我欺瞞論證的人會認為,你去救那隻狗,只是因為你不忍心看到牠被輾爆,所以你是以自己內心好過一點為出發點做出的事情,想的夠深,其實是利己行為

這個論證很麻煩,因為我試過以這種論調去推廣到任何我們人做的行為,只要想的夠深,基本上都有利己的成分在。

如果沒有怎麼辦,自我欺瞞論證支持的人會說,你想的還不夠深,再深一點就是利己的行為。

這個論證會遇到邏輯上要將存在量詞全稱化的時候的問題,因為它沒有辦法把全部行為都列出來,它可以從100個行為推說100個行為都是利己的,但沒辦法說所有的行為都是利己的。

基本上這是在唯我論主張人所有行為都是利己的行為的時候很有殺傷力的論證,讀者可以自己試著把自己認為自己在做的善事,都想的深一點,我相信每件善事都是有利己的出發點。

但問題是,有利己的出發點,能說一個行為不是善嗎?說到底善又是什麼呢?這就牽涉到很深的倫理學的部分,我在這裡沒打算討論,要討論至少要寫一篇以上的論文,要查太多文獻了。

至少我那系列的小說的主角的核心是:只要利己,就是自私,就不可能是善,甚至就是罪惡。

有興趣可以去小說第一部草稿整理,看看我寫的輕小說,我應該是把這個概念深刻的描述出來了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