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點概念的補強

幾點概念的補強

剛剛洗澡的時候,這兩天一直困擾我的概念上的衝突似乎有點獲得暫時性的解答,這兩天一直卡在理性主義和經驗主義上。

我引用笛卡爾的論證,那是理性主義的重要論證,但我的概念結構的概念,似乎是經驗主義的概念,這兩者理論上會導致衝突。

所以先暫時做一個補強,最近在啃史丹佛哲學百科關於理性主義和經驗主義的文章,暫時沒有那麼快能補足閱讀背景。

我的理論對於「我」的界定相當不明朗,我在此定義我是一個不可知的現象,唯一可知的是「我」在某一刻起,用著似乎叫做「理性」的思考方式,思考這個世界。

「理性」的思考方式,我認為是透過經驗習得,為何很多人的很相似,可能因為心智哲學中的大腦有一定的傾向,這樣我是否要肯定大腦的存在?

非也,我只是推測而已,為何有「理性」,原因不明。最好的解釋就是假設一個大腦判定它有一定思考傾向。假設並非肯定,也非抱持信念,我認為假設一樣可以缺乏信念。

缺乏信念的假設是什麼樣子,舉例:我覺得可能有貓在我腿上但我不確定喔!這樣子吧!

回到之前提的,「我」在某一刻突然強烈的意識到「我」的存在,而「我」的存在恰巧可以透過經驗習得的理性證明。

我的內容盡是一些串流起來的由經驗形成的概念,為什麼會有那些經驗,無法得知,我只能假設我有五感我有身體,假設有這個世界。

這也是我說的「我」的侷限性,因為經驗不知從何而來,要思考,只能假設世界,假設我肉體的存在,進而假設更多東西。

所以「我」無法獨立於經驗外存在,或者經驗形成的概念就是「我」的內涵全部,但我依然可以透過經驗習得的「理性」去證明我的存在。

我必須假設我們有內涵與外在這兩個分別,但我們不能對此抱持信念,沒理據的抱持信念即盲目,假設充其量全部都是臆測。

我的理論就是用手邊能取得的理據去臆測這個世界的樣子,能臆測到這樣我已經好感動了。

這大概是我剛剛洗澡想到最合適現在做補強的部分。

Share this pos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