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想寫寫為什麼必須假設一個客觀世界的存在呢?

因為若沒有一個客觀世界的存在的假設,我們將沒辦法解釋經驗的一致性,我現在家裡的電腦前打字,我下一秒不會跑到深海裡,這一定有一個客觀的存在在保證這個。

若說是我們的意識直接保障這個,那又很難解釋為何夢境沒有一致性(應該不是只有我的夢境沒有一致性)。

無論是桶中之腦還是像駭客任務的母體,或者是巴克利直接給予經驗的上帝,都必須要假設至少一個獨立於我的意識本身的存在,不論是何種形式。

在這裡我選擇最直接的假設,就是一個客觀世界,客觀世界被我用概念結構認知後,形成我知道的這個世界。

我們稱之為活著在這客觀世界中,並且與客觀世界互動,客觀世界保障了我們經驗的一致性。

客觀世界可以被懷疑但它必須存在,不然就必須要有一個更好的解釋。

客觀世界也相當重要,它是區別我們現在醒著排除掉夢境的思想實驗的懷疑論的一個重要假設。

我們意識是直接對向客觀世界,而我們在夢境的時候對象則是我們意識本身,因此稱作醒著的時候會有一致性,而夢境裡的我可以現在在打字下秒鐘就在被貓追殺。

我不假設客觀世界是什麼樣子,因為都是多餘假設,我甚至不假設客觀世界有數量,這些都無所謂,因為人的理智無法理解也沒辦法得知。

這裡我假設了人所有所知都是根據經驗得來,而人腦有一種思考傾向讓一加一等於二這種數學原理為真,讓亞里斯多德所講的四個自明定理為真等等。

既然是經驗得來,客觀世界必定經過感官接收後轉化為我的概念結構,這樣就不會是原本的那個客觀世界的真相,因為已經透過感官也轉成我的概念結構了。

客觀世界是沒有任何特定屬性也沒有化成任何概念結構,只是能被概念結構充分理解。

我覺得這樣的假設是最好的,因為排除了很多的不必要假設。

這裡要提到一個思想實驗,思想實驗是透過理性,創造一個情境,控制住很多的變因,只去探討一個很根結的問題。

未來的機器思想實驗如下:

假如未來有一個機器,它的作用是可以完完全全沒有遺漏的掃瞄人體的狀態,甚至包含了神經元的帶電量,小到無限小的細微差異。
然後它可以將掃描的結果,在一光年外的另一顆星球,瞬間用機器的另一部分,製造出完全一模一樣的人體,並且那個人體具備生命。

那問題來了,假如把它定位為傳送機,掃描人體的同時就把它毀了,並瞬間在一光年外創造新的人體,他們兩個還是同一個人嗎?
假如中間間隔了一年才創造出來,他們又是同一個人嗎?
假如不毀掉原先的人體,哪一個人才是同一個人呢?

這裡會發現,人的同一性在這個思想實現被嚴重挑戰。

這裡先假設大腦功能論為正確,那兩個人基本上除了地點外並無差異,都是同一個人,但這樣的答案可以嗎?總不能一個人變兩個人吧!

假設兩個人是不同的人,前者死了後者是新生命,那究竟差異在哪裡呢?必須要有能證明的差異,總不能說是靈魂,畢竟靈魂存在與否眾說紛紜。

假設意識的連貫兩者都有,記憶兩者也都有,此兩者成立下,自我認同我想兩者也都有,實在沒辦法說哪一個人是同一個人。

這問題已經讓我思考了大概有5年了,我仍然找不到答案,也是我在形上學關注的兩大問題的一個問題,另一個問題是有關決定論與自由意志的。

只能說,人類總喜歡自找麻煩,畢竟這個思想實驗假設了一堆東西,但假如成立的話,人的同一性會受到嚴重的挑戰。

恩,這篇當我這個部落格第一篇的哲學文章好了,來描述一下我最近思考了很久的一個世界觀,屬於形上學的範疇。

首先,我認為太多的假設是沒必要的,如死後的世界、業的移轉、上帝的存在等等,很多東西沒辦法有確實的證據,只能用相信來取代,這也許可以讓人活的較為快樂,但我不認為該這樣做。

所以我首先要把多餘的假設排除掉,這有點麻煩,因為很多反實在論與懷疑論提出了相當多的思想實驗。

死後的世界是多餘的假設,死亡會讓意識終結也是假設意識與大腦完全相依存,靈魂的存在也是多餘的假設,他人擁有心智也是多餘的假設。

外在世界的存在是不是多餘的假設,這有點難辦,因為外在世界不存在的話,很難解釋經驗的一致性,如我現在出這個房間,回來後不會變成沙漠,還是一樣我的房間。

這種一致性,如果不假設有一客觀世界存在,就只能像G.Berkeley假設有一上帝的存在,這是更難證明的假設。

所以我得認定外在客觀世界是必要的假設,否則就變成獨我論的窘境。

首先我能證明的我是存在,因為我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在思考,這是Descartes提出的相當有力的證明。

唯一不能被懷疑的,只有自己在懷疑這件事情,因為自己在懷疑,所以自己一定得存在,不然如何懷疑?

然後,我會說我以一堆的概念結構,去理解可能存在的外在世界,所以我的世界是由概念結構所組成,對象是一個超越概念結構的外在世界,這與康德所提的「物自身」有點相近。

外在世界本身不存在任何的概念結構,是我以意識中的概念結構去理解這個外在世界,所以假如他人心智存在,盲人的世界的概念結構絕對與我的世界的概念結構不一樣。

同樣的假如其他動物有心智存在,牠們理解的世界也絕對和我不一樣,如蒼蠅有相當多的眼睛,牠的世界絕對概念結構不同於我的世界。

所以我的世界可以說就是我的概念結構所組成的,當我的意識消失的時候,就沒有所謂我的概念結構,我的世界也就不存在,但外在世界並不會因為我的消失而改變。

外在世界如何存在,何時開始存在,這個超越了概念結構,已經無法去討論,我得說人的理智有極限。

但我們無法不用概念結構去理解外在世界,因為在我們思考的同時,就是一堆的概念結構在運作,只要透過概念結構理解,就不是真正的外在世界,這樣自然我們無法得知外在世界的真實樣貌。

死亡不應該假設成我的意識的消失,這個不可知;外在世界的樣貌,也是不可知。死後的世界,更是不可知。可以知道的是只要我去理解任何事物,都得透過我自己的概念結構。

因此,我可以自信的說,我們對這世界無法有客觀的認知,既然無法有客觀的認知,那所有的認識就並非事物的本來狀態。那只是事物反映在我的概念結構上的型態。

既然並非事物的本來狀態,那我們就別談對這世界的客觀認知和大家渴望的真理(因為真理得是客觀及普遍的),這裡可以大膽的說,我們幾乎對這世界以客觀來說無法得知,因此我謂之某種的不可知論。

而這種不可知論有怎樣的用處呢?用處就是省下一堆時間去探討不可知的東西,因為都說不可知了還去探討不是蠢蛋嗎?理解了自己的無知後,才可以在可知的範圍盡量的研究。

畢竟,有志當哲學家的人,大腦是永遠不會滿足現在的狀態,永遠有會害死一堆貓的好奇心,直到死可能都一直在思考,這也是我們喜歡的生存之道。

其實前天就做了可能是人生的最後一個平倉,以獲利的狀態做了一個還算可以接受的結束。我操作選擇權的生涯也許到這裡就終了。

為什麼要結束,有兩個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找不到生命的熱情,買權賣權賣出後就是在混吃等死等時間過,因為做的部位大小並不是太小,所以也不太可能有心情做別的事。

第二個原因是我爸媽反對我做選擇權,當他們聽到黑天鵝的可怕的時候,他們相當擔心,孝道是我遵守的價值之一,我不想讓他們擔心。

雖然黑天鵝的機率實在比我走在路上被酒駕撞死的機率可能還低,但這就像樂透的悖論一樣,有空再把一些有趣的悖論寫到部落格上。

現在凌晨五點,不知道為什麼醒了,先寫幾篇文章,正式宣告終止這一回合。下一回合要做什麼還不知道,我只想找些事情能讓我對人生感到有希望,就算希望只是個假象也好。

也許未來還會繼續投資,當市場變成空頭市場的時候,也許我會當選擇權賣方開始放空,或用台指期放空,這個跟我父母解釋後,他們也覺得如果只是放空可以守停損的話並不會太擔心。

畢竟空頭市場突然來個黑天鵝我若是用台指期是賺翻,選擇權買權賣方也是可以提早平倉獲利了結,總之我答應我父母不會再做賣權的賣方。

我不認為台灣的股市會在空頭市場時突然跳空大漲個200點以上,這機率比黑天鵝低,比我走在路上被招牌砸死還低。

這個部落格主題會換成已有的選擇權和一些哲學相關的文章(暫定),總之未來還有很多路要走,不想只靠投資就在30歲退休了。

最近換注射的藥物以後,早上實在有點難爬起來,可能有必要換輔助睡眠的藥物,現在的藥物可能對我太強效。

早上爬不起來,就沒辦法在開盤的時候清醒的設定停損單,也沒辦法看5分鐘和60分鐘線圖決定要跑還要留,我現在到下午三點左右還是昏昏欲睡。

外匯保證金交易也暫時做不成,因為我的策略是最晚要在8點開單。

所以下週回診要和醫生討論這些,至少要讓我在早上的時候能清醒的做決策,不然虧損可能會相當大。

下次回診是19日,假設一天可以調整好最快再次進場也是20日,當然這段期間也不是閒著,有動能指標的書要看,日文課、英文課、私人教練課,還有我的貓牙齦潰爛要開刀。

今天指數漲了125點左右,由於我的留倉部位若是隔天再漲賣權將沒有牽制虧損的效果,所以我今天先提早平倉獲利了結。

其實今天有兩個選擇,平倉或移動賣權向上來牽制買權,只要權利金大小相同,牽制虧損的效果都會有,甚至如果明天大盤又在裝死兩邊都可以獲利。

但因為最近我媽身體不適要跑醫院檢查,加上我的貓牙齦潰爛要去開刀,然後我又改用別種藥物,心煩的事情很多,平倉可以避免我在心煩意亂的時候做出錯誤決定。

因為只擺了幾天且只做50口老實說獲益實在不多,但平倉的時候平在不高也不低的位置讓我覺得有點小開心,有時候平倉會平在太高的地方導致獲益變少很多。

下次再入場可能要20號了,這週的週選沒打算做,因為明天要帶我媽去醫院檢查是否有肝纖維化,有時想想事情的優先順序排出來以後,錢應該是擺在最後的。

外匯保證金交易我最近因為換藥早上爬不起來執行我的策略,有點在思考輔助睡眠的藥是否要減輕一點,因為我現在早上要到11點才清醒。

我最近都是一早沒清醒的狀態下設定好停損單就再回去睡,停損單太好用了。

 

今天大盤跌了70點,一度在7/5的低點獲得支撐,但最終仍然敵不住賣壓跌破10300點,破了該低點的支撐和10300的整數支撐。

不過我這個月做的相當保守,所以今天加上手續費進出的試算是轉虧為盈,因為我做的相當價外,而買權跌的大於賣權漲的。

這個月原本想成交100口一邊,合計兩百口勒式賣方,但因為我委託單忘了取消,不小心成交了一個還算不錯的價格,但只有50口,而該價格之後並沒再出現,所以這個月想說就做一邊50口就好了。

我現在的概念是在勒式加上停損單,有方向的行情的時候做非對稱的勒式,方向行情不明朗如這個月的時候改作對稱的勒式。

因為勒式交易在買權和賣權上會有牽制損益的作用,且只可能雙方都跌,不可能雙方都漲。若有牽制損益的作用,那停損抓另一邊的大小,停損後另一邊移動,這樣也可在不適合勒式的月份小賺一點。

若沒遇到停損就兩邊都賺,所以損益比比之前的週選擇權3.5小相當多。我抓停損最多10點,這參考一些書裡面提到及群益的分析師建議的停損要小的概念,所以一個月虧損大概10點不到,我猜想全贏一個月可以抵1.5~3次虧損。

現在用了停損單老實說看盤變的可有可無,現在無聊的時候就在找壓力和支撐,看五分鐘線圖為什麼這邊跌不下去,為什麼這邊漲不上去。

今天跌破20日均線,均線對台股的意義很大,下方有跳空缺口,再往下有10033這個前次低點大支撐,一目均衡表顯示的支撐也就是雲層的上端在9997,現在是在上升雲層的上方,正乖離不大。所以跌破一萬點停損賣權恐怕是勢在必行,但我不認為短期內會跌破一萬點。

現在距離停損應該有290點以上,在多空不明朗的狀態下,60日均線向上與一目均衡法的轉換線和基準線黃金交叉皆指向現在是多頭行情,但連兩天跌,合理的解釋是大盤暫時拉回修正。

所以我今天並沒有移動買權,現在買權和賣權加總是小賺幾百,因為最近連續向下,所以沒有買權賣權權利金都跌。

現在設定停損單已經成為我的例行公事,只要觸發停損單,我不會管那是不是盤中掃到,我寧可停損也不想損失比策略的最大損失還多。

最大獲益不變,損失越高,損益比越大,就投資策略而言損益比比較重要而不是勝率,現在的策略將繼續測試個半年,若能穩健獲利我將會把它詳盡的寫在這邊。

週選擇權最近暫停做,因為多空無法判定,月選已做勒式,週選是可以再做勒式但今天已經星期五,時間價值被吃太多,要做也是做下週。

昨天是週選擇權結算日,也是我重拾信心的路上的第一塊基石,我又一次在週選用勒式交易成功獲利,這次是擺到結算沒提前平倉。

最近愛上了停損單這種東西,尤其群益的停損單是它們Server負責洗價,自己電腦不用一直開著,只是每次開盤都要設定一次,我先說我沒幫它廣告的意思,所以好話說到這裡就好。

有了停損單和盤後交易,在無法預測的暴跌出現的時候,就可以在第一時間以市價停損,也許會多個上百點,但要是不這樣隔天開盤直接權利金漲停鎖死就完蛋了。

停損單也可以讓我不用一直盯著大盤,只要價格高於怎樣就買進平倉,讓我更遵守原則,盤中也更輕鬆,至於突然被掃到的可能很大,但依照原則還是得平倉,因為不知道是突然被掃到還是真的漲上去。

這次週選結算對我意義也很大,因為它把我虧到本金的錢賺回來,也就是來去一場夢,沒賺也沒虧,也還好我賺了沒花掉,所以基本上幾乎沒多少存款的減少。

今天考慮進場月選,但現在正在考慮做的口數要不要降低,因為最近在試注射的新藥,不知道能承受多少壓力。

不過今天如果要進場也是挑13:40左右進場,我不想要第一天就有試算虧損,這樣壓力會很大,寧可少賺一天時間價值,也想要睡個安穩的覺。

總之,換個策略重新出發,現在又充滿希望,自信心也許有點裂痕,但遲早會好的。

上週五是我人生的重要日子,我連續犯下幾個致命的錯誤,導致我投資三個月的獲益全部回吐,還反虧本金幾萬。

還好有這個假日,讓我睡個一陣子冷靜了一下心情,我才有辦法做出我認為正確的決定。若沒中間這個休假,恐怕只是越虧越多。

有這個假日,我徹底的檢討了一下我到底哪裡犯了錯,我撇除掉大盤的不確定性,因為針對大盤的不確定性沒有教訓可學,我只就人性的部分進行檢討。

這次虧損起因是在我在漲幅較大的日子賣10200賣權,漲幅較大的日子賣賣權相當不智,因為此時賣權會跌價相當多,所以我只賣了3點。

然後我看盤是看5分鐘線圖,當天突然開高走低向下殺,我並未等到支撐變害怕平倉,此時10200賣權已漲到7點多,我被恐懼支配,這是人性,也就是多數人無法獲利的點之一。

結果在下跌時我平倉後立刻做了10550買權,賭不漲破10550,因為想凹平虧損,這就是人性的貪,也是多數人無法獲利的點之一,運不好,當天跌到支撐後反彈,買權又高漲,線圖呈現看多,所以我因為恐懼,又虧損平倉。

此時已經虧0.8個停損點的錢了,我在當天盤後很不甘心,想把這錢一週凹回來,做了200口,10500-10200的勒式區間賣出。

結果隔天似乎要大跌,10200賣權又高漲,盤中直接到停損點,它喵的我運有沒有那麼倒楣?我停損點一定平倉,結果盤末跌幅收斂,因為遇到支撐,10200賣權又跌回不會虧太多的地方。

最後我做錯了一個致命決定,也是這次虧最多的一個決定,我要把所有虧損一次凹回來,我直接大空台股,理論上應該跌70多點以上的那天只跌20多點(星期五),我放空大虧,這次停損的大小拉大還是到停損,這是人性的貪,我又犯一次錯。

最後收盤,我吃了意妥明強制自己去睡覺,睡完覺終於冷靜下來。盤後改做10550-10150勒式區間。我認為台股現在上有壓力下有支撐,突破我的區間機會很小。只有這個才是合乎我的原則的單。

但已經虧了相當多,這個勒式賺一些回來的話,我本金大約虧一萬。要把這週所有的虧損賺回來,需要10週連勝,老實說備感壓力。

但反省了這麼多,也有很多結論告訴我要怎麼避免貪和恐懼,我現在先不寫,等做到再寫出來克服的辦法,因為也許是失敗的。

昨天賣了100口的10000賣權,今天看跌到沒啥價值就直接獲利了結不想多擺幾天,因為週日是我生日,不想留倉過生日。

為什麼要平倉,因為可能為了不到一萬塊的價值,權利金漲到幾十點…尤其最近看台股漲這麼兇,我的直覺告訴我跌下來會很可怕。

現在技術線圖一切都是看多,就算有一兩天跌,也只是漲多回檔,但我總覺得這樣追多不健康,真正多轉空的時候會很慘。

我現在策略是做價外約4~7點權利金的買權或賣權,單方向或勒式,順著60日均線,賣出時間是每週三看5分鐘線圖決定。

4~7點的權利金的賣方,老實說被波及到的機率很小,我猜勝率有80%以上。一週的獲利約1.5~2萬,停損點訂5萬,也就是虧一次會抵掉2~4次的獲利,因此勝率一定要有80%以上。

這陣子要開始看一目均衡表和包寧傑這兩個跟趨勢有關的技術指標。這不只會影響到對台股的判斷,也會影響到外匯保證金交易的準確率。

現在外匯保證金交易我勝率約7成,損益比約1.5。因為只靠均線、KD、MACD的例外的虧損相當大。

我想找一些其他輔助的線圖讓損益比降低,最好能降到1,這樣就可以加大手數,靠外匯保證金交易穩穩地賺點錢。

我用0.01手從去群益學完技術線圖的均線、KD、MACD後操作外匯30次交易以上,賺25美金左右,也就是獲利250 Pips左右。

但我覺得還不夠穩,因為接下來我想做0.1手或1手的大小,遇到例外虧損相當大會爆倉。

我外匯保證金交易的策略是用日K線為基準,以日為單位,大概都在每日七點左右交易,因為五點新的日K線形成,買賣價差會大到不得了,七點價差就逐漸恢復正常。

先前都是在5:10左右交易,一賣出或買入少說先-1.x美金。

只是要思考一下群益的外匯保證金交易時間是以台灣時間為準,也就是我為了等新的日K線我得等到凌晨12點多,它好像是固定買賣價差,但我隔天要7點是很清醒能交易的,睡眠時間可能會過短。

尤其八點四十五又開盤,到下午一點四十五才可以休息,休息到下午三點盤後交易又開盤,它喵的要整死誰。